简话

乡村

  • 在乡村读夜
    美文 / jianhua · 2021-06-02
    在大冶老家傅家沟,上帝总是殷勤地把遮住的帘按部就班铺开,让太阳所作出的努力彻底清零,夜竟如此不择手段而至,它的每一举动让人琢磨难料,真不知道这是一番恶意还是一番美意。曾记得同事老萧不止一次望着乡间无边的夜色有心无意地慨叹:“这是星星和月亮收买了太阳?还是太阳大度地心甘情愿主动退场?”他如此矫情,只是代替人类在撒娇而已。...